《穿書八零炮灰美人覺醒了》 第23章

    

盜墓賊差點強暴了?這個事實猶如一枚導彈,頃刻間將他炸的體無完膚。不僅覺得憤怒,更覺得自己男人的尊嚴受到了挑釁。他還冇有碰過薑明心呢,那個男的怎麼敢!顧明鋒感覺到了莫大的屈辱,一瞬間臉色鐵青,眼眸充滿了血絲,頭頂燃燒起熊熊怒火,彷彿要把一切都燒燬。“閻老二,老子弄死你!”然而走進公安局之後,他又詭異地冷靜了下來。“不行,我不能這麼輕易地放過他。我得把這夥盜墓賊一網打儘,我要把閻老二繩之以法!這樣纔算...《穿書八零炮灰美人覺醒了》是作者薑明心邢昊東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,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薑明心邢昊東,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;...《穿書八零炮灰美人覺醒了》第23章免費試讀薑明心暗道不好。

張教授不提還好,這麼一提,譚建華幾人豈不會更加地記恨她?

小人長慼慼,要能經過幾句敲打就醒悟,就不會乾出這種事了。

但薑明心也並冇有多麼擔心,兵來將擋水來土掩,像譚建華這樣的貪婪小人算是原文裡最好對付的,貪財、自私卻也欺軟怕硬。

林娟送她出去,順便提醒道:“你最近小心點,彆到處亂跑,譚建華有可能會報複你,還有那個閻老二的媳婦,五天的拘留滿了之後恐怕也會到處找你。”

薑明心點了點頭,唇角含笑:“放心吧,我心裡有數,實在不行我就上公安局來,到你辦公室打地鋪去!”

林娟佩服她的堅毅與樂觀,“那你還不如就去我家住呢,我媽總說我不著家,你要去了,她指不定會有多高興。”

“再說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不到萬不得已,薑明心不想麻煩彆人。

她剛走出公安局大門,迎麵就撞上了顧明鋒。

“聽說薑家屯又出事了?”顧明鋒上下打量了她好幾遍,“你冇什麼事吧?”

薑明心狐疑地掃了他一眼,“我能有什麼事?白叔叔帶隊把人抓了,冇我什麼事,這就要走了。”

“等等,你跑什麼?我有正經事要問你!”顧明鋒終於學乖了,知道一見麵就該直奔主題,不扯那些冇用的了。

薑明心警惕地往後退了兩步,“你能有什麼正經事?”

顧明鋒被她噎得胸口疼,“當然有了!我問你,你是怎麼發現薑大偉勾結盜墓賊的?他們除了在薑家屯活動,還在哪些村子活動?他們挖出來的文物為什麼要交給薑大偉藏起來,他們是團夥作案,難道冇有專門藏東西的地方嗎?”

薑明心的目光變得有些意外,“你怎麼關心起這些事來了?”

“你彆管,隻管告訴我就是了。還有,關於閻老二你還知道些什麼,不管事大事小,你全都告訴我!”

顧明鋒神色如此急切,讓薑明心愈發覺得蹊蹺。

“我知道的,我都已經告訴白局長了。”

“不可能,你肯定還有一些細節冇有說……閻老二為什麼會出現在你家,又為什麼受傷?你是不是無意中知道了他們的秘密?”

白局長為了保護薑明心的名聲,對於閻老二的受傷原委閉口不談,但凡顧明鋒細心一點,動動腦子,也能從當晚村民們的言行舉止中推測出個大概。

但他卻直接忽略了那些,思緒朝著另一個方向越跑越遠。

薑明心不屑與傻子溝通。

但顧明鋒這一臉篤定的模樣,讓她忍不住想要開嘲諷。

“你猜,閻老二為什麼隻有老二受了傷,而不是傷了彆處?你再猜,為什麼他老婆非要找我算賬?”

薑明心用食指隔空點了點他的頭,“回頭讓阿姨給你弄點腦花吃吧,啊。”

說完,一臉同情地走了。

顧明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髮,她這是在對自己示好麼?

過了半秒才恍然大悟,薑明心這是在罵他冇腦子。

死丫頭,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!

但薑明心提醒他的兩句話,不斷地在腦子裡發酵,諷刺的意味逐漸濃烈。

一開始他完全冇有把閻老二的傷和薑明心聯想起來,還猜測當時是不是有第三個人在,又或者是薑大偉因為分贓不勻跟閻老二打了起來,無意中劃傷了他。

直到他回想起薑明心當晚穿的衣裳,村民們忿忿不平的態度,腦袋突然嗡的一下,炸得四分五裂。

是薑明心,是她割傷了閻老二!

可她為什麼要那麼做?

腦子裡有個聲音在瘋狂地嘲笑他:“那還能是因為什麼?一個女人在什麼時候會拚死反抗?你連這個都想不出來?”

顧明鋒震驚失色,全身血液倒流。

薑明心差點被人強暴了?

他喜歡的女人竟然被一個肥頭大耳的盜墓賊差點強暴了?

這個事實猶如一枚導彈,頃刻間將他炸的體無完膚。

不僅覺得憤怒,更覺得自己男人的尊嚴受到了挑釁。

他還冇有碰過薑明心呢,那個男的怎麼敢!

顧明鋒感覺到了莫大的屈辱,一瞬間臉色鐵青,眼眸充滿了血絲,頭頂燃燒起熊熊怒火,彷彿要把一切都燒燬。

“閻老二,老子弄死你!”

然而走進公安局之後,他又詭異地冷靜了下來。

“不行,我不能這麼輕易地放過他。我得把這夥盜墓賊一網打儘,我要把閻老二繩之以法!這樣纔算是真正給明心報了仇,對……這纔是一個成熟男人應該做的。”

顧明鋒很快說服了自己,堅定地朝白局長辦公室走去。

他決定申請加入臨時調查組,免費幫助縣公安局破案。更重要的是,掌握第一手資料,贏得東哥的信任,順利打入四九城世家子弟的圈子。

至於薑明心,他會找機會補償她的。

“阿嚏——”

薑明心剛在漢紅麪館坐下,叫了一碗三鮮燴麪,就打了個大大的噴嚏。

不一會兒,她的燴麪好了,由老闆媳婦端了上來。

“咦,今天漢哥冇在?”薑明心好奇地看了一圈,“紅姐,你彆忙了,坐下休息吧。”

紅姐是麪館老闆李漢的媳婦兒,因為一次意外毀了容,佈滿了恐怖猙獰的疤痕,聲音也是沙啞的,未免嚇到小朋友,一般隻在後廚幫忙,不常到前麵來。

但薑明心不介意這些,隻要她來,就喊紅姐出來聊天。

紅姐不好意思地坐在她對麵,“上次你借給我的《雪山飛狐》很好看,我快看完了,還有彆的嗎?”

“有啊,金庸全集我那都有,你要有空可以自己上我那兒挑去。武俠小說租一次一毛錢,你跟漢哥冇少照顧我,我給你打個折,隻收你五分錢。”

薑明心的書屋還冇重新開業,目前隻做熟人的生意。

紅姐笑著從荷包裡掏出一元錢遞給她,“那我再租兩本,大概要一週才能看完。我不懂哪些好看,你看著幫我挑就行。”

“行,那我給你帶《射鵰英雄傳》吧,那個特彆好看!”薑明心把錢收了,繼續吃麪。

這時候門外走來幾個十七八歲的小年輕。

個個長得人高馬大,騎著二八杠,車把上吊著網兜,裡麵掛著籃球。

“老闆,來四碗牛肉燴麪!要芫荽和辣椒,麵煮老一點,我們就愛吃勁道點的!”

紅姐立刻緊張地揪著衣角,站了起來,“四碗牛肉燴麪是吧,好,好的,我這就給你們去做。”

她轉身就要往後廚走,不想一不小心被他們瞧見了正臉。

這群小子們頓時眼睛一瞪,咋呼起來:“哎呀我靠,醜八怪欸!”

“兄弟們快看,這個女人長得好醜啊!”

“長成這樣怎麼還有臉出來?還吃個屁的麵啊,惡都噁心死了。”

薑明心啪一聲把筷子拍在桌麵上,眸色驟冷,“你們愛吃不吃,憑什麼侮辱人?道歉!”,彆到處亂跑,譚建華有可能會報複你,還有那個閻老二的媳婦,五天的拘留滿了之後恐怕也會到處找你。”薑明心點了點頭,唇角含笑:“放心吧,我心裡有數,實在不行我就上公安局來,到你辦公室打地鋪去!”林娟佩服她的堅毅與樂觀,“那你還不如就去我家住呢,我媽總說我不著家,你要去了,她指不定會有多高興。”“再說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不到萬不得已,薑明心不想麻煩彆人。她剛走出公安局大門,迎麵就撞上了顧明鋒。“聽說薑家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