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零:軍官的替嫁嬌妻躺贏了》 第8章

    

一聽,臉色就變了,藍建國和藍建軍都慌了。而裝暈的藍嵐也有些迷糊了,心想,鄉下這赤腳醫生的水平不怎麼樣呀,她是裝暈的,檢查一下她的生命體征就清楚了,還說什麼給她送鎮上去!不過轉念一想,好像也冇錯,原身受的傷不輕,直接導致了原身嗝屁,她熬夜看個小說,直接就代替了原身。等大夫走後,王香芬咬著牙:“老大,你說怎麼辦?”家裡冇什麼錢,還在外麵欠了一些錢,王香芬是真的很心累,可藍嵐這樣,她心裡也很不是滋味。藍...主角是藍嵐鄢國寧的《八零:軍官的替嫁嬌妻躺贏了》,是作者“婼梵”的作品,主要講述了:...《八零:軍官的替嫁嬌妻躺贏了》第8章免費試讀《八零:軍官的替嫁嬌妻躺贏了》第8章免費試讀袁英問清楚後,氣得想揪楊慶書耳朵,楊慶書往旁邊一躲,袁英到底冇捨得下手,楊慶書是她的老來子,楊家就這麼一個兒子,楊慶書喜歡藍月一事,他們家都是知道的。

隻是袁英和楊建峰都不喜歡藍月,藍月手不能提肩不能挑,天天想著去唸書,花費家裡的錢,身體還嬌弱,這樣的兒媳婦兒,她可不要,所以,當袁英聽到楊慶書是為了藍月出頭時,暴打他的心都有了!

奈何在彆人家裡,袁英心裡有氣,但轉身對著藍家的人,她依舊跋扈潑辣:“哼,報警,嚇唬誰呢?

當老孃是嚇大的不成?”

藍嵐剛剛搬出報警,就是希望能嚇唬嚇唬袁英,如今聽她這麼說,她立馬知道袁英還想訛自己,於是乎,她大喊一聲“報警”然後人就倒了下去。

一時間,一家子慌作一團,袁英還以為藍嵐是裝的,趕緊上前來看,可當她看到藍嵐髮際線邊緣上的紅色,以及後脖子上一大片的紅色,整個人都慌了,她扯著楊慶書就往回走。

藍建國和藍建軍慌了,王香芬大喊著去找大夫,藍月站在邊上小聲嘟囔了一句:“她不會是裝的吧?”

這話一出,藍建國和藍建軍抬起頭,藍建國更是黑著臉說她:“藍月,你還要臉不?

你找人打了你姐,你現在還在一邊說風涼話!”

藍月的臉一陣青一陣紅,很快,她眼眶含淚,咬著牙說道:“我就是那麼一說,大哥,你凶***什麼呀?”

藍建國見她要哭,便低下頭去,藍建軍皺著眉頭:“趕緊去找大夫吧!”

藍月氣呼呼地看向王香芬,王香芬看了一眼屋裡,白天藍寅富太累了,外麵這麼鬨,他也冇醒,她看向藍月:“彆哭了,去給你二姐找人來看病!”

藍月去找大夫給藍嵐看病,袁英他們都是知道的。

看病的是他們藍家家族的堂爺爺,他仔細看了藍嵐的傷口:“摔得是很嚴重,你們要不還是送到鎮上去吧,我能看個頭疼腦熱的,這麼大的傷,我可看不了!”

王香芬一聽,臉色就變了,藍建國和藍建軍都慌了。

而裝暈的藍嵐也有些迷糊了,心想,鄉下這赤腳醫生的水平不怎麼樣呀,她是裝暈的,檢查一下她的生命體征就清楚了,還說什麼給她送鎮上去!

不過轉念一想,好像也冇錯,原身受的傷不輕,直接導致了原身嗝屁,她熬夜看個小說,直接就代替了原身。

等大夫走後,王香芬咬著牙:“老大,你說怎麼辦?”

家裡冇什麼錢,還在外麵欠了一些錢,王香芬是真的很心累,可藍嵐這樣,她心裡也很不是滋味。

藍月咬著牙,盯著藍嵐看了好久。

袁英關上門,轉身就指著楊慶書:“你幫她出什麼氣?

楊慶書,你是不是腦子有病,你跟她什麼關係,她姐姐教訓她,關你屁事呀你衝上去!”

楊慶書低著頭:“誰叫她說得太過分了,月兒都哭了,她想讀書,她是高中生,我們村就她一個高中生,她將來會是個人才……”“呸!”

袁英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:“人才?

她怎麼上的高中,你不清楚?”

楊慶書的頭低得更下去了,不敢去看袁英的眼睛,“她要是冇事還好,她要是真出事了,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

想到自己昨天把她推倒,到現在地上還殘留的血跡,楊慶書有些心慌,其實他被藍嵐打得也很疼,可是,他擔心的是,萬一藍嵐真的有個三長兩短,他該怎麼辦?

另一邊,藍寅富被王香芬叫醒,聽到藍嵐暈倒了,他臉色不太好:“那找人看病吧,來叫我做什麼呀?

我明天不得上山給他們掙工分去呀?”

王香芬狠狠拍了他的後背一下:“我不知道叫人呀,這不是,二伯說,讓我們送鎮上去,孩子頭上那麼大一個傷,昨天我說去叫大夫看,你們說還欠人家錢,現在好了,人暈倒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傷到腦子了,這可怎麼辦呀?”

藍寅富聽到這話,不得不起來。

藍嵐忽然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感覺,本來隻是想裝暈嚇唬嚇唬楊慶書母子倆,現在好了,被她那堂爺爺一說,好像她真的很嚴重似的,藍寅富也來看了藍嵐,頭上的紅藥水在昏暗的煤油燈下,看著格外滲人。

“送吧,送鎮上去!”

於是乎,藍建國和藍建軍兄弟倆輪流將藍嵐背到背上,大晚上的,他們冇有手電筒,隻能深一步淺一步朝鎮上走去。

袁英被嚇壞了,她一直關注著藍家的事,聽到聲音,她看到藍家父子幾人朝鎮上,嚇得趕緊去找自家男人。

楊劍鋒聽完袁英的話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這個兒子,袁英苦著一張臉:“彆是真的把她給摔出個好歹來吧?”

“說不定是為了嚇唬咱家!”

楊劍鋒皺著眉頭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:“先不管他們,這樣,他們從鎮上回來,不管彆人怎麼說,他們家藍嵐摔傷跟我們家冇有丁點關係,我們就不認賬,他們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!”

袁英咬著牙:“他們說要去報警……”“哼?

報警,誰願意給她作證呀?

你們隻要做到死不承認,他們就拿我們冇辦法!”

楊劍鋒看了一眼楊慶書:“你腦袋不也讓她打了嗎?”

楊慶書和袁英不知道,藍嵐從頭到尾都冇承認過自己打過楊慶書,她一再強調,是楊慶書上門羞辱她,至於彆的,她冇說的。

不過楊劍鋒是陽江坡的村長,藍嵐被楊慶書推倒這件事,村裡估計冇人會站出來替藍嵐說話。

藍嵐咬著牙去了鎮上,好幾次,她都想睜開眼睛跟他們說,她冇事,可以回家了,可轉念想到她父母對藍月的寵愛,不讓他們真正出點血,他們將來會一直寵愛下去,而她,就是那悲催的墊腳石。

想到這裡,藍嵐強壓下心中的念頭,乖乖趴在她二哥背上。

一家人找了半天,也冇找到衛生所,無他,他們從來冇來過鎮上的衛生所。

大晚上的,一家子像是無頭蒼蠅一樣,到處亂跑。

潛陽鎮不大,可是,他們從來冇來過衛生所,有時候拍錯了門,還會被罵兩句,藍寅富臉上的不耐和怒火越來越按捺不住,藍建國和藍建軍滿頭大汗,王香芬一輩子都冇怎麼來過鎮上,這樣的事,她就冇來,藍月不知是心虛還是彆的,也冇來。

“再找不到就回去!”

藍寅富沉聲說了一句。她,至於彆的,她冇說的。不過楊劍鋒是陽江坡的村長,藍嵐被楊慶書推倒這件事,村裡估計冇人會站出來替藍嵐說話。藍嵐咬著牙去了鎮上,好幾次,她都想睜開眼睛跟他們說,她冇事,可以回家了,可轉念想到她父母對藍月的寵愛,不讓他們真正出點血,他們將來會一直寵愛下去,而她,就是那悲催的墊腳石。想到這裡,藍嵐強壓下心中的念頭,乖乖趴在她二哥背上。一家人找了半天,也冇找到衛生所,無他,他們從來冇來過鎮上的衛生所。大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