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婧 作品

《周律沉沈婧》 第23章

    

。他發現沈婧不老實的,這讓他潛在的賊心越發剋製不住。沈婧體力弱,落到他手裡,其實也逃不掉。就在這時。魏肅臨倚在牆角,蠻不正經地‘咳’了聲,“鬆鬆手,不要拉拉扯扯。”見是魏肅臨,大庭廣眾的確不合適,羅元平不甘心的收回手。直覺,剛剛把沈婧親了的那個男的,不簡單。回回都有魏肅臨和陳堯出麵處理。沈婧脫身回包房,門關合嚴實那刻。魏肅臨盯著羅元平亂騷擾那隻手,握住,‘卡擦’擰了一下,轉身。想想不舒服,魏肅臨回...《周律沉沈婧》震撼來襲,是一本人物性格討喜的精編之作,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!...《周律沉沈婧》第23章免費試讀男人黑襯衣被激情揉皺過的褶皺已經不在,看起來一絲不苟,人模狗樣。

水龍頭的水‘嘩啦嘩啦’。

羅元平腦袋往裡探。

光線昏暗,燈刻意被關。

奢金石的洗手檯邊,周律沉帶有濕意的指腹擦拭嘴角的口紅印。

他睨羅元平一眼,眼底深沉而晦暗,似乎極其不滿對方的打擾。

羅元平背脊一繃,“怎麼又是你。”

周律沉隨即就轉開了視線,擦乾淨手,扭頭就走,看起來絲毫不想管這對男女的恩怨糾葛。

羅元平像是抓住什麼可笑至極的笑料,“你看看,他搭理你嗎。”

沈婧皺眉,其實也有道理,瞧瞧,周律沉不就走了,激情過後,完全不管她死活。

羅元平更加不依不饒,“你跟在裡麵做了什麼,臉為什麼這麼紅。”

沈婧低頭洗手,“什麼都做。”

“你就看臉是嗎,我不行?”羅元平恨不得把沈婧的腰扯過來。

羅元平目光向下,發現沈婧膝蓋都被那個男的磕青了。

他發現沈婧不老實的,這讓他潛在的賊心越發剋製不住。

沈婧體力弱,落到他手裡,其實也逃不掉。

就在這時。

魏肅臨倚在牆角,蠻不正經地‘咳’了聲,“鬆鬆手,不要拉拉扯扯。”

見是魏肅臨,大庭廣眾的確不合適,羅元平不甘心的收回手。

直覺,剛剛把沈婧親了的那個男的,不簡單。

回回都有魏肅臨和陳堯出麵處理。

沈婧脫身回包房,門關合嚴實那刻。

魏肅臨盯著羅元平亂騷擾那隻手,握住,‘卡擦’擰了一下,轉身。

想想不舒服,魏肅臨回頭,一拳打到羅元平臉上,彎腰撿起地上的打火機。

“冇事不要亂騷擾小姑娘。”

羅元平捂著臉愣住。

回飯局上,大家依舊風平浪靜。

那頓飯很快就結束。

沈婧是跟梁映寧回同一家酒店。

梁映寧自然注意到飯桌上的不對勁。

———周律沉和沈婧的不對勁

她發現她這位鄰居是那種‘悶聲乾事’的人。

“你…”

沈婧偏頭,“有什麼就問吧。”

梁映寧信誓旦旦地拍胸脯,“我梁映寧,滬城第一驗渣,週二公子那都不是一般渣,他那個人何其極端利己,無情無義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沈婧側腦袋,“好玩。”

在酒店開了個雙人房。

一進門,梁映寧結結實實載在床上,長歎,“你去過周家嗎,說實話認識他們那麼久,我都冇去過。”

沈婧彎腰換鞋,“我不是他女朋友。”

梁映寧半睜著眼,朝沈婧笑,“你瞭解他嗎。”

沈婧擺好鞋,不瞭解。

梁映寧撐起來,眨眨眼,“你有冇有想問的,我也把你當朋友,雖然我知道的不多。”

“該知道的會知道。”沈婧挽起發,拉上窗簾。

梁映寧突然蹦出一句話,“不做第一,隻做唯一?”

也不知道她這碗毒雞湯要感慨什麼。

沈婧手裡的毛巾扔到梁映寧後腰,“人生何所圖,縱情聲色和周律沉。”

“你看起來一點都不純。”梁映寧笑著扯走毛巾,坐起來伸手抱住沈婧的腰,“一尺,好腰。”

她說,“自律就有。”

梁映寧瞬間跳起來拉起她的手,“走走,陪我去停車場拿酒來喝。”

梁映寧有這愛好,不癮,她就是無聊。映寧自然注意到飯桌上的不對勁。———周律沉和沈婧的不對勁她發現她這位鄰居是那種‘悶聲乾事’的人。“你…”沈婧偏頭,“有什麼就問吧。”梁映寧信誓旦旦地拍胸脯,“我梁映寧,滬城第一驗渣,週二公子那都不是一般渣,他那個人何其極端利己,無情無義。”“我知道。”沈婧側腦袋,“好玩。”在酒店開了個雙人房。一進門,梁映寧結結實實載在床上,長歎,“你去過周家嗎,說實話認識他們那麼久,我都冇去過。”沈婧彎腰換鞋,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