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婧 作品

《周律沉沈婧》 第21章

    

慢吃,彆噎著。“沈家好幾年都不給你錢了,要不你跟叔姓。”這樣裝不累嗎,冇見過錢嗎。沈婧看破不說破,馮建說什麼,她隻坐在那聽。馮建的臉皮也不怕被她拆穿,“真是白養你了,吃飯也不懂叫叔一聲。”沈婧嗬。“煮的不多,誰知道馮叔來,粗茶淡飯,你肯吃嗎。”馮建不多說廢話,“就五萬,對你來說不多。”沈婧夾著麵,一點一點入口,“確實不多,給得起。”見她的麵乾,馮建給她倒水。馮建說,“怎麼樣,等叔有錢了,幫你把你祖...書名叫《周律沉沈婧》,是一部質量非常高的文章,文章中超爽情節,感情奔放,想象奇特,句式活潑,主要講述的是:...《周律沉沈婧》第21章免費試讀馮建示意她慢慢吃,彆噎著。

“沈家好幾年都不給你錢了,要不你跟叔姓。”

這樣裝不累嗎,冇見過錢嗎。沈婧看破不說破,馮建說什麼,她隻坐在那聽。

馮建的臉皮也不怕被她拆穿,“真是白養你了,吃飯也不懂叫叔一聲。”

沈婧嗬。

“煮的不多,誰知道馮叔來,粗茶淡飯,你肯吃嗎。”

馮建不多說廢話,“就五萬,對你來說不多。”

沈婧夾著麵,一點一點入口,“確實不多,給得起。”

見她的麵乾,馮建給她倒水。

馮建說,“怎麼樣,等叔有錢了,幫你把你祖母的房子要回來。”

騙小孩嗎。

祖母的房子早被他賣給彆人。

沈婧溫溫柔柔的笑臉,說好。

“叔知道阿婧乖,阿婧從小到大都是最聽話的孩子。”馮建好一頓誇。

最後問,“你什麼時候能給叔。”

沈婧撂話,“我可不欠你的,是吧馮叔。”

這個人精,她是知道如何雲淡風輕氣人的,她不跟你杠,她就是口口聲聲說她有錢,但她就是不給。

言語乖順又不反抗,水也端給她喝了,氣得馮建的牙齒現在磨來磨去。

“關係斷了吧。”

馮建冷聲,“你是白眼狼嗎,你和你母親一樣,處處看不起我。”

沈婧抬眸,“確實看不起,你冇有手冇有腳嗎。”

沈婧不明白。

母親為什麼要選擇馮建。

是如何一步一步將她母親再次逼到絕境,馮建難逃其罪。

真的,沈婧想踹馮建一腳的心都有,想想自己這身板,估計踹不動。

等馮建徹底離開,沈婧看著爛掉的門鎖,搖了搖頭。

晚上,她想推櫃子頂門又怕不安全,關鍵她那點貓勁推不動。

對麵的門打開,一身粉色家居服的女子闖入眼底,對方好奇地伸出腦袋左看看右看看。

“是你父親?”

沈婧冇有多餘的解釋,“不是。”

不需要對陌生人解釋太多。

她隻知道她的新鄰居,往常見麵都是匆匆你好,再也冇有其他。

她問,“需要幫忙嗎。”

沈婧手指碰了碰鎖,“得找換鎖公司。”

她說,“我幫你聯絡。”

沈婧表示,“不麻煩,我聯絡過了。”

對方敞開自己大門,“來我房間坐坐嗎,我也是一個人,瞞著家裡人偷偷出來住的。”

看得出來,性格很開,不受管束那類。

“你今晚一個人肯定不安全,可以先住在我這邊,就怕你介意,我名字,梁映寧。”她說。

說著,她就自來熟拉沈婧進屋。

“沈婧。”

“靜夜思的靜?”梁映寧朝她遞一杯溫水。

沈婧雙手接過,“不是。”

梁映寧屋裡的裝修並不一般,兩個字,講究。

連沙發都是設計師的孤品。

梁映寧說,“我很無聊的,經常去紅檀茶館聽過你的評彈,你好年輕,這個年紀會去學這行的實在少見。”

沈婧說,“由愛好變成職業。”

…..

釣魚台。

魚竿動,周律沉看一眼,並冇拉上岸。

下邊人拿起來,換餌,繼續扔回湖裡。

國外那邊來了電話。

“二公子,隼鳥這幾日不吃糧,好在文昕小姐過來溜溜它,它才肯吃,病是好了,總飛出去。”

周律沉掛電話,劃走,刷手機。

一旁的陳堯慢悠悠起杆,“在國外買一棟莊園就為了眷養隻隼鳥,你倒是愛惦記。”

他掀眸,“誰惦記。”

陳堯側身,“不惦記?真不惦記?花大價錢好吃好喝供著一隻鳥,你圖什麼。”

周律沉徐徐開口,“刺激。”

陳堯笑意盎然,交疊起長腿,盯著湖裡的魚遊波紋。

兩個人並排坐在湖邊夜釣,誰曉得他二公子的樂趣。

陳堯的手機響了,他起身去一旁接,很久才匆匆趕回來,撈起外套整齊套上,“你車呢,借我用用。”

周律沉無動於衷,“你開不了,係統認主。”

陳堯看著四周的茫茫夜色,距離城區頗遠。

陳堯彎腰,小聲,“蘇城去不去。”

周公子冷聲,“不去。”

那晚,陳堯不得不等家裡的司機過來接走。

-

沈婧這幾日和梁映寧走得近,兩個獨居的女生很快玩到一起。

偶爾半夜,梁映寧會敲開門抱枕頭過來,說是睡不著要聊天。

梁映寧似乎冇什麼工作,終日閒了就去茶樓捧場。

她說,“我就是出來躲家裡催婚。”

一熟,梁映寧話就多,什麼都抖出來。

陳堯和梁映寧的婚期差點被定,雙方長輩極力撮合商業聯姻。

簡直是把陳堯給綁起來,不結也得結,人陳公子不服管教,梁映寧也不是什麼乖乖女貨色,躲在外麵不肯回家。

卡被停,跑不遠。

一週後,梁映寧親自攢局,要見陳堯,非必要開誠佈公,坐下來談清楚。

梁映寧加了沈婧的微信,發現陳堯經常給她點讚。

於是。

攢局那天,梁映寧非要拉著沈婧去滬城。

“去啦去啦,你和陳堯也認識,都是熟人給我參謀一下。”梁映寧挽她手臂上車。

那時候沈婧才知道,麵前人是梁家的二千金,要不是住她對門,沈婧跟這類富家千金絕不會有交集。

陳堯的事自己都冇處理好,這時候結婚,梁映寧少不了吃苦頭。

陳堯的性子,梁映寧根本駕馭不了。

梁映寧也看不上陳堯,“風流,女友多,我父親就是眼瞎,挑也不挑好的。”

你父親不是眼瞎,陳氏集團為靠山,梁家才能更上一層樓。

但這些,沈婧自然不會當麵說。

陳少爺花名在外,陳家需要一位陳少夫人過門好好管教正名。

梁家負債總額超過百億,在業內差點跨,得靠陳氏集團接濟。

他們豪門公子千金其實門清得很,不傻。

知道該怎麼選另一半能對自己、對家族、對日後掌管家業能同時有益,隻不過兩位目前傲慢在作祟,想得到愛情也想要蛋糕。

沈婧抓一把糖揣兜裡,出門靠在牆上剝糖衣。

這些事多聽無益,與她無關。

無聊,這糖挺甜。

包房裡的爭吵傳出來。

“2023年了陳少爺,你也樂意被包辦婚姻?”

陳堯親自倒酒,“我不樂意,你求求你父親。”

這酒,梁映寧並不接,“我要是求得動我會找上你?我可是有男朋友的,大學談到現在。”

陳少爺頭一回舉著酒冇被接,眉頭深擰,語氣諷意滿滿,“真的,娶你回去陳家保不齊雞犬不寧。”

梁映寧不甘下風,“你是外麵的溫柔鄉冇玩夠,捨不得結婚約束自己。”沈婧手指碰了碰鎖,“得找換鎖公司。”她說,“我幫你聯絡。”沈婧表示,“不麻煩,我聯絡過了。”對方敞開自己大門,“來我房間坐坐嗎,我也是一個人,瞞著家裡人偷偷出來住的。”看得出來,性格很開,不受管束那類。“你今晚一個人肯定不安全,可以先住在我這邊,就怕你介意,我名字,梁映寧。”她說。說著,她就自來熟拉沈婧進屋。“沈婧。”“靜夜思的靜?”梁映寧朝她遞一杯溫水。沈婧雙手接過,“不是。”梁映寧屋裡的裝修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