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撤 作品

《重生後我自願被廢除修為,逐出宗門》 第17章

    

步的。她該怎麼辦。轉頭看向失神的小羽,悲涼的情緒在心底瀰漫。手心手背都是肉啊。天空中,清月正打算繼續看下去,便見周圍的一切似乎暫停,身體上傳來一股吸力,周圍的畫麵也在快速流動。這一刻,她知道自己這是到了自己的極限。可是,她此刻不想離開,因為快速轉換的畫麵,正深深的刺痛著她,畫麵中小澈最終還是在不久之後離開了宗門,修煉了魔道,成了……叛徒。而壓死的他最後一根稻草,正是她,正是宗門。為什麼?明明小澈都...《重生後我自願被廢除修為,逐出宗門》是巳蛇林所編寫的,故事中的主角是江撤林羽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...《重生後我自願被廢除修為,逐出宗門》第17章免費試讀

冇有得到想要的結果,甚至宗門裡還有內鬼,這讓紫陽極為煩躁,簡單說了兩句便離開了。

白雲峰隻剩下師徒五人,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平靜,或者是古怪,誰也冇有說話,隻是相互注視著對方,而若思微顯然對剛纔的事情不滿。

“江撤,你剛纔什麼意思,是想要將臟水潑到我身上嗎?”

“師妹,我剛纔隻是在陳述事實,宗主既然要找臥底,我隻得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,而且劍氣我真的隻給過你一個人啊。”

江撤柔聲解釋道,雖說師妹語氣不好,但他始終認為是被林羽矇蔽了。

“那你覺得……”

“夠了”

若思微還想多說,清月打斷了她的話,看向小澈道“你有懷疑的對象嗎?”

“陣眼隻有我們師徒四人知道,我想知道你們是否告訴過其他人。”

“看我乾什麼,陣眼我怎麼可能告訴彆人。”若思微冷聲道。

“真的?”

“自然是真的”若思微說完,餘光瞥了眼師弟,師弟進門晚,陣眼的事情他並不知情,但她想著都是師尊的弟子,不能對他隱瞞什麼,所以在師弟問‘你們對我不會有什麼秘密’時,也就隨口說了出來。

看到思微的眼神,江撤更加確定這件事情和林羽有關。

“林羽,你不解釋解釋,陣眼你知道,我的劍氣也在你手裡,除了你,我實在想不到是誰能對陣眼動手。”

林羽苦笑“師兄,我剛纔已經立下天道誓言,難不成你還要懷疑我?”

“江撤,你乾什麼呢,都說了,劍氣已經被用了,你乾嘛懷疑師弟。”若思微像隻暴怒的母雞,雙手張開護在林羽麵前。

“小澈,你夠了,為什麼你每次都想要誣陷小羽。”清月眉宇間染上怒意,不滿道。

“那好,既然如此,林羽若是能向文聖,天道分彆起誓,他的劍氣真的在此之前用完,我江撤向他磕頭謝罪。”

江撤此刻隻想撕開這傢夥的麵具。

為什麼,為什麼師尊又站在了林羽這邊。

看著麵色猙獰的江撤,清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隻能將目光轉向小羽。

“小羽,要不……”

“師尊,我已經向天道立誓了,絕對冇有可能。”林羽此刻也顯得十分憤怒“師兄,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,為什麼要針對我。”

“難不成你覺得是我害你成了現在這樣子?”

他絕對不能立誓,如今他的積分已經不夠再買避言符了,必須要將矛頭引向江撤。

此刻,聽著林羽近乎咆哮的聲音,清月眼中閃過愧疚。

“江撤,你去閉關吧。”

江撤??

聽著這冰冷的兩個字,江撤隻感覺如墜冰窟,不知為何,他突然想笑,笑著笑著便流下了眼淚。

“哈哈哈,好,好,既然你們都不信我,那我江撤離開便是。”

離開?

不管是天空中清月還是此刻護住林羽的清月心中莫名的有些慌,很快,江撤便給出了答案。

隻見江澈猛然拔劍,一劍刺向林羽胸膛,江澈似乎被嚇住了,都冇有躲閃。

“不可。”

清月反應及時,迅速衝上前,一掌拍在了小澈胸口,打斷了他的攻擊。

看著昏迷的小澈,天空中的清月鬆了口氣,都是她的徒弟,到底是怎麼到了這種地步的。

她該怎麼辦。

轉頭看向失神的小羽,悲涼的情緒在心底瀰漫。

手心手背都是肉啊。

天空中,清月正打算繼續看下去,便見周圍的一切似乎暫停,身體上傳來一股吸力,周圍的畫麵也在快速流動。

這一刻,她知道自己這是到了自己的極限。

可是,她此刻不想離開,因為快速轉換的畫麵,正深深的刺痛著她,畫麵中小澈最終還是在不久之後離開了宗門,修煉了魔道,成了……

叛徒。

而壓死的他最後一根稻草,正是她,正是宗門。

為什麼?

明明小澈都已經立下天道誓言了,宗門為什麼還會覺得他是這次事件的罪魁禍首,還有,清月。

你為什麼不阻止,還親自動手將小澈重傷。

這一切她都冇有想明白,渾身光芒大作,消失不見。

“呼呼~~”

清月喘著粗氣,掃了眼周圍的環境,最終將目光定格在了眼前的桃樹上,這顆桃樹是他們師徒間關係的證明,想到這桃樹最終的結局,在聯想所看到的,清冷的麵容流下了一滴眼淚。

未來到底發生了什麼,小澈明明在很努力的戰鬥,卻冇有任何人接受他,甚至還被逼得叛宗。

殘害同門,屠村,勾結妖族,難道就是因為這個,他纔會被世人誤會的嗎?

清月不信小澈會做出這些事情。

他一定不是這樣的人。

似乎想到了什麼,清月愣住了,像個無助小姑娘,眼淚不停的從眼角滑落。

她已經信了。

就因為思微的幾句證詞,她就已經相信小澈是這樣的人。

……

現實。

四天時間轉瞬即逝,江撤終於清理完了體內的怨氣,痛痛快快的伸了個懶腰。

“係統,皇城那邊有什麼訊息冇?”

係統不清楚

它這兩天都在嘗試清月前世記憶喚醒,奈何,清月是林羽成長中頗為重要的庇護傘,不僅冇有成功,還忙的不可開交,哪有時間管這些啊。

江撤無語“你不是來幫我的嗎,不怕我被魅仙顏殺了?”

“……”

艸,還真忘了魅仙顏在皇城。

見這傢夥沉默,江撤離開山洞隨便找了個路人,片刻後,臉上浮現了淡淡笑容。

“冇事了”

魅仙顏其實並不濫殺,南清清冇有殺了他,而且三天內她也冇有任何動作,這說明殺他的命令隻是隨口提出。

對於魅仙顏她還算瞭解,這也就是說隻要以後不再惹她,這件事情就算被揭過了。

既然冇了危險,那得趕緊回去,吳辰這個二愣子,絕對以為他出事了。

用了一個時辰,江撤便回到了皇城,周圍環境冇有任何變化,順著路南街一路朝著吳家走去,這一路上,他並冇有聽到關於他失蹤的傳聞。

這對他而言是好事,但卻有些蹊蹺。

紫霄劍宗的弟子失蹤這可是大事,若是大周不給個說法,迎接大周的將會是修仙宗門的雷霆怒火,按理來說不可能冇有一點風聲。

看來是有人掩蓋了他失蹤的訊息啊。

江撤嘴角噙笑,瞬間便想到了一人。

除了他的好師弟,他還真冇想不到是誰。

不過,他似乎纔來皇城不久吧,到底是怎麼擁有這麼大力量的。

真是有些好奇啊。的嗎,不怕我被魅仙顏殺了?”“……”艸,還真忘了魅仙顏在皇城。見這傢夥沉默,江撤離開山洞隨便找了個路人,片刻後,臉上浮現了淡淡笑容。“冇事了”魅仙顏其實並不濫殺,南清清冇有殺了他,而且三天內她也冇有任何動作,這說明殺他的命令隻是隨口提出。對於魅仙顏她還算瞭解,這也就是說隻要以後不再惹她,這件事情就算被揭過了。既然冇了危險,那得趕緊回去,吳辰這個二愣子,絕對以為他出事了。用了一個時辰,江撤便回到了皇...